> 立即博官网 >

唐乔凡尼 Don Giovanni

发布时间:2017-09-07

【乔】 明天班师晦气,判断恶魔搞鬼,把我耍得团团转,事情不半件顺利。 欧公子与安小姐出场,碰见乔公子。由于那天夜里视野含混,两人没有看清乔公子的真脸孔,因而不疑有他。 【欧】可爱的,泪空流;心头恨,必复仇!喔,乔令郎是你? 【乔】来得好不如来


【乔】
明天班师晦气,判断恶魔搞鬼,把我耍得团团转,事情不半件顺利。

欧公子与安小姐出场,碰见乔公子。由于那天夜里视野含混,两人没有看清乔公子的真脸孔,因而不疑有他。

【欧】可爱的,泪空流;心头恨,必复仇!喔,乔令郎是你?
【乔】来得好不如来得巧!
【安】朋友重逢真是巧。我们找你找了良久。大方不惜的心肠与魂灵,请问旁边具有否?
【乔】(先且瞧瞧魔鬼能否对她?露天机)这是什么成绩?何来问哉?
【安】我们须要阁下拔刀互助。
【乔】(如释重负)仅管吩咐。倾一切臣仆、家族、以及这双臂膀、这把剑、以及一切、甚至我的鲜血,愿效犬马之劳。可是您,俏丽的安小姐啊,为何呜咽?是哪个忘八闯入您的生涯,捣蛋安定?

艾姑娘入场。
【艾】又找到你了,混蛋,禽兽!

【四重唱】
【艾】
哀痛女孩听我言,
此人风流不检点,
已经把我真心骗,
明天将来弃汝?情念。

【欧安】
此话切实苍天鉴,
举止肃静严厉固然美;
满腔苦痛与泪水,
?我心地悲悯怜。

【艾向安娜】此人风流莫信从。
【乔向欧安】此妇猖獗莫遵从。
【艾向欧安】汝等此处苍天留。
【安欧两人】该信何人去或留?

【安欧乔合】
莫名?右饽铋g,
此女悲伤在眼前;
深藏秘密有万千,
而我不曾清楚见。

【艾】
?怒恐惧鄙弃间,
此人风骚在面前,
深藏机密有万千,
而我不曾明白见。

【欧】不走倘若无本相。
【安】此女言谈不疯狂。
【乔】唯恐众人猜忌想。
【艾】此人表里黑又脏。

【欧向乔】所以这位男子是?
【乔】猖狂魔女!
【安向艾】所以这位先生是?
【艾】爱情叛徒!

【乔】可怜遭殃。
【艾】大骗子!大骗子!
【欧与安】我俩起怀疑,怀疑起我俩。

【乔向艾】安静,安静,莫使众人聚。谨慎,谨严,众口能烁金。
【艾向乔】莫再期望可能逃离,你这忘八?鳌V?魑乙咽?ィ?乙?迅嫣煜履闼?凶镄小?/span>
【欧与安】不雅其色察其行,此人易变明显见,使我细辨其差异。

艾姑娘登场

【乔】不幸不幸的女人!她的脚步我要跟随,我怕她做了什么傻事。负疚了两位,最是美丽的安小姐啊,若能效犬马之劳,我在山庄等待。友人们,告辞了!登场

【安】心爱的小欧,我将近逝世了!
【欧】怎样了?
【安】拜?扶我一把。
【欧】爱戴的,英勇说出来。
【安】天主啊,刺杀我父的凶手恰是此人!
【欧】你在说什么?
【安】不能再猜疑下去了!那人最后的音调,声响在我心田唤起那奸人的记忆,那夜月黑风高…屋内…
【欧】天啊,神圣友谊下,竟然如此伪装?毕竟他做了什么?告知我那夜新奇的遭遇。
【安】那夜时辰已晚,榉坎恍?H我独自一人,瞥见有人潜入,全身黑袍,后来认为是你,未几发现是我上当了!
【欧】天啊,继承说!
【安】静静靠近我,张手想要拥抱,我愈逃走反而抱得更紧。我尖叫,不见半团体影。他用手?住我的嘴,紧紧拥抱令我相信几乎被他驯服。
【欧】无耻之徒!后来呢?
【安】到后来,畏惧得到贞洁的可怕使我力气倍增,几多度改变才解脱束?。
【欧】唉呀!松口气。
【安】然后我用力呼叫求救,坏人逃逸,我追他追到街道上。爸爸随后救济,试着翻开他的面具,那奸贼更力大无穷,不幸白叟命丧他手。

【咏?】
谁是采花贼,现在君已解,
欲?我贞洁,手染爸爸血,
此任汝?付,复仇情谊决。
莫忘见伤骨,老父胸口裂,
莫忘洒地血,遍地难抹灭,
受探若来日未来,此恨莫忘却。

登场



【欧】
教我若何信任,高尚如斯的骑士居然干下如此?脏的罪恶?本相若不克不及年夜白,我誓不罢休。基于是友人也是情人的义务,心底的声响告诉我:若不能使她觉悟就要为她报复!

【咏?】
才子心若静,我心亦安宁。
生命能赐予,凡能使欢喜。
性命可夺走,假使遭不幸。
我?其所?,我悲其所悲。
幸福不能有,我亦不快活。

欧公子登场。走入乔公子与小雷对话。

【雷】这疯子,不能再服侍下去了。看看他这副模样,完整不痛不痒。
【乔】我的小雷啊,都好吗?
【雷】我的主人啊,很糟糕。
【乔】什么意思?
【雷】照您的嘱咐带那批乡平易近回山庄了。
【乔】干得好!
【雷】如影随形在你身边,使出从您身上学到的闲谈、谄媚、哄骗,胜利让他们留下。
【乔】干得好!
【雷】费了一番工夫讨小马的欢喜,再停息他的醋意。
【乔】干得好!干得真好!
【雷】我让他们饮酒作乐,那些乡人村妇多有醉意。有些唱歌,有些乱恶作剧,有些继续碰杯。局势尤其热潮的时分,您猜谁来了?
【乔】小采来了。
【雷】说得好!你知道谁也跟来了?
【乔】艾姑娘也来了。
【雷】说得好!他们却是对您评首论足。
【乔】什么想失掉的??事都被她们说完了。
【雷】说得好!说得真好!
【乔】那你呢?事先什么举措?
【雷】理直气壮。
【乔】艾姑娘呢?
【雷】继续指控你。
【乔】那你呢?
【雷】趁她稍稍宁静,哄她到屋外果园,而后十分技能性地用钥匙把门索上,留她孤伶伶地在街道里面。
【乔】干得好!干得太美丽了!没有比这更英俊的了!你踏出美丽的第一步,接上去让我来完成。想到那多少个乡村小姑娘,真想欢乐度春宵。

【乔】
趁酒热酣醉,准备宴席;
广场若还有妹妹,同归与你。
小步舞或城市舞,任君挑,跳舞一概齐。
舞者翩翩,而我散步歌声,
爱此或彼,无处不调情。
明朝朝阳,芳名簿上再添数笔。



乔公子与小雷登场。小马与小采入场对话。

【采】小马听我说,听我说。
【马】别碰我。
【采】为什么?
【马】荡妇!那只不忠诚的手,谁能忍耐?
【采】啊,别说,负心人,如此对待实在不应。
【马】什么?你竟然还有脸向我指控!你跟那人单独留下,在我大婚之日弃我而去,给虔诚之人戴上一顶绿帽子!啊,丑陋事倘若没发生,倘若没产生,我就…
【采】倘若不是我的错!倘若是我被他欺?你在担忧什么?冷静上去,我的爱人。一只手指头他基本没碰过。不相信我吗?负心人!来吧,要打要杀随便你,只要你兴奋就行。自此之后,我的小马,重建旧好让我俩不再对破。

【采】
打我打我吧,我的小马,
不幸小采儿让你打。
我会像小绵羊乖乖留下,
头发任你拉,眸子任你拔。
就算如此我还是要吻你的手!
嘿,就晓得你硬不起心肠!
和洽吧!让我们和好吧!
从此昼夜圆满幸福,
日夜美满幸福。

【马】看看这小巫婆对我施了什么魔法!我等头昏脑?
【乔】(幕后)张罗一切,筹备盛宴!
【采】小马,听听这声响,是乔凡尼。
【马】这又如何?
【采】他要来了。
【马】就让他来吧!
【采】啊,真盼望有个洞可能躲起来。
【马】怕什么?你脸色为何惨白?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你无愧于心,怕我洞窥你俩干了啥坏事。快点,快点,在他离开之前,让我隐身幕帘,静默无言。
【采】小马去哪?万万别躲在这!不幸人儿若被他撞见,天知有何遭受。
【马】让他来吧,放马过去!
【采】莫戏言,莫戏言!
【马】高声点,大声点,仅管留在这儿。
【采】你脑壳犯懵懂了吗?
【马】(幕后自语)瞧瞧她对我能否忠诚,瞧瞧后续如何开展。(隐身)
【采】那亏心汉,那狠心人,生怕会闯出什么事情。

【乔】(幕后吟唱)
盛宴请继续,人儿要尽兴!
我要你们快活,大笑玩耍,满屋舞步!
(批示仆人)
引众人进大厅,尽其一切丰盛预备,
食品茶点一?盖全。

【众人独唱】(幕后)
盛宴请连续,人儿要尽兴!
让咱们快乐,大笑玩耍!

【采】隐身树后,我想他找不到我。

乔凡尼入场

【乔】我亲爱的小采儿啊,看到你啦!你跑不失落啦。
【采】啊,让我走。
【乔】不不,留在这儿,我的喜悦。
【采】假如你还有一点良知
【乔】是啊,满满的都是恋情。过去一点,到哥哥这里,幸福我会给你。
【采】(旁)啊,若让乔公子看见小马,我知道他的下一步。
【乔】(望见小马浮现)小马是你!
【马】就是我!
【乔】为什么躲在那儿?你那漂亮的小采儿,喔不幸的女孩,没有你一刻也不想逗留。
【马】是的,公子,我明白的很。
【乔】那就愉快点!听那音乐声起,快跟我出去。
【马采】是的,让我们高兴点,与众人共舞,走入台阶前。

乔公子率小马与小采走入乔府。
艾姑娘、安小姐与欧先生入场,戴着面具走入。

【艾】
朋友听我言,勇敢再向前,
唯有勇气使,暗中罪行掀。

【欧向安】
善哉如此言,大胆再向前,
惧怕与悲哀,?弃务必先。

【安向欧】
处境有风险,每步艰难艰,
思及卿与我,恐忧在心坎。

小雷打开乔府窗户,望见屋外三人。

【雷】公子,过去看看,窗外我看见三个蒙面人。
【乔】号令他们,请他们进屋退席。
【艾欧安】我认得,是贼子叛徒的声响!
【雷】嘿,蒙面绅士,嘿。
【艾安向欧】跟他谈话去。
【欧】有何事求?
【雷】如果愿意,主人约请你们进屋退席。
【欧】深感荣幸。美丽的过错们,一同出来吧。
【雷】(旁)想必主人会向贵客证明他的爱!

关窗。蒙面三人在屋外唱起了歌。

【三重唱】

秉义上苍我恳求,此心动摇请护佑。
秉义上苍我请求,此心遭叛必报复。



三人蒙面入屋。乔宅大厅内,宾客云集,众人热闹穿越。

【乔】诱人的?女啊,歇息半晌吧!
【雷】俊秀的少年啊,用些点心吧!
【乔雷】很快又要继续舞蹈,畅怀大笑。
【乔】这儿有咖啡。
【雷】这儿有巧克力。
【马】采儿,警惕。
【乔】来些酥饼。
【雷】来些甜点。
【采马】(旁)今晚高兴开始,或许凄惨结束。

【乔】炫目标小采,这身真美丽。
【采】?公子的福。
【马】(旁)使宴会卑鄙手法。
【雷】(众女中)妹妹你好棒,夏娃呀,莎丁啊!
【马】(旁)警惕了,我要教他人头落地。
【采】(旁)小马看来是傻了。这下丑了,丑了这码事。
【乔雷】(旁)小马看来是傻了,当初要动动脑筋才行。
【马】(旁)我快要得到明智。

三个蒙面人走入。

【雷】快来这儿,高贵的蒙面客。
【乔】请随意入场。自由万岁!自在万岁!
【三人】感谢你的美意。

【乔向乐工】吹奏持续。
【乔向小雷】去准备舞蹈。
【雷向小采】过去跟我跳一支舞吧!
【雷】就绪。请开端吧!
【艾向安】是那城市姑娘!
【安】我要逝世了。
【欧】撑下去。
【乔雷】(旁)看来一切妥善。
【马】真的妥当吗?
【乔向雷】好好侍候小马。
【雷向马】不幸的师长教师,你没舞蹈。
【乔向采】你的舞伴是我,小采,跟我来。
【雷向马】跟我来,敬爱的小马,一同跟世人跳舞吧!
【马】不,跳舞我不要。
【雷】跳吧,我的友人。
【马】不跳!
【雷】好啦,我们跳一段。
【安】(旁)我快看不下去了。
【艾欧向安】拜?再忍一忍。

【马】不,跳舞我不要。
【雷】跳吧,我的朋友。一同跟众人跳舞吧!
【乔向采】请跟我来。
【马向雷】铺开我。小采,不要和他走。
【乔】快快来吧!

乔凡尼强行把小采带入邻房。
【采】上苍啊,我被欺骗了!
【雷】这儿有女人要掉身了
【艾欧安】(旁)快要落入骗局中了

【采】(幕后)来人救我!
【马】啊,是小采!
【采】(幕后)无耻之徒!
【艾欧安】声响来自那房间!
【采】(幕后)卑劣?伙!
【艾欧安】协力把门撞破!
【采】(幕后)快救我,我不可了。
【艾欧安马】我等来救。

小马破门而入,乔凡尼起身使剑,将剑指向小雷。小采跑到小马身边。

【乔向雷】触犯姑娘的就是这?。处罚让我来。受死吧,混蛋!
【雷】你做什么?
【乔】去去世,我说。

欧公子拔剑,挡下乔凡尼的一击。

【欧】你跑不掉了,你跑不掉了。
【艾欧安】用如此明确的伎俩,卑鄙君子以为就能掩人耳目?

三人摘上面具。

【乔】艾姑娘!
【艾】是我,你这头怪兽。
【乔】欧公子!
【欧】没错!
【乔向安】安蜜斯,务必信任我,信赖我
【艾欧安马采】贼子叛徒!

【采】你瞒不过了。
【艾欧安马采】
原形曾经大白,发抖吧,颤抖吧恶徒!
全国将要皆知,
你恐怖黑暗罪行,
你凶狠残酷无情。

【乔雷】
我的脑袋七荤八素,
不知该如何自处。
眼前风暴迫近威胁脚步,
啊,天上的父,
倘若世界再次颠覆,
消散我不,凌乱我不。
我的心不畏怖。

【艾欧安马采】
复仇雷声霹雷响,
笼罩汝身呼?狂,
轰雷一旦见闪光,
斩落头?鬼域丧。

众人混乱中,乔凡尼脱逃。



【第一幕落】